当前位置:首页?>?文化?>?热点

白露关联自然与人文也与农业生产密不可分

发布日期:2019年09月08日???文章来源:中山大学出版社???作者:
[打印本页] 【字体大小:

  白露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十五个节气,表示孟秋时节的结束和仲秋时节的开始。白露的“露”是一种特有的自然现象。据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对“白露”的诠释——“水土湿气凝而为露,秋属金,金色白,白者露之色,而气始寒也”。节气至此,昼时阳光尚热,水汽蒸发,太阳下山后气温陡降,空气中的水汽便遇冷凝结成细小的白色水滴,经早晨的太阳光照射,看上去更加晶莹剔透、洁白无瑕,煞是惹人喜爱,因而得“白露”美名。

?

  进入“白露”,昼夜温差逐渐增大,能明显地感觉到凉爽的秋天已经到来了。俗语云:“处暑十八盆,白露勿露身。”意指处暑仍热,每天须用水冲澡祛暑,等到了白露,就要注意适时增减衣服,以防受凉了。此外,白露时节秋高气爽,气候较为干燥,很多人会出现头痛、咽干、鼻塞、咳嗽等一系列症状,甚至使旧病复发或诱发新病,医学上称之为“秋燥综合症”。秋燥症主要靠预防,应从精神调养、饮食调整、加强锻炼等多方面去协调。?

  民间有“白露必吃龙眼”的习俗

  白露三候

  一候鸿雁来

  白露后渐入深秋

  鸿雁纷纷南风避寒

  二候玄鸟归

  燕子在春分来到北方

  深秋之后就该飞走了

  三候群鸟养羞

  到了白露节气

  动物贮备冬粮?

  9月8日是白露。白露是9月的头一个节气,在二十四节气之中排名第十五,标志着整个一年中昼夜温差最大。唐朝孔颖达云:“谓之白露者,阴气渐重,露浓色白。”当然了,这些变化在岭南不会有什么感觉,不仅白露,二十四节气大抵都与这里合不上拍。比如立秋过去一个月了,谚曰“一场秋雨一场寒”,然而雨也下过几场,但广州用前人的“节过白露犹余热”也还远远不能达意,因为气温根本就和盛夏没什么两样。“十场秋雨要穿棉”就更有天方夜谭之感了,余落籍此地已整整30年,尚从未着棉。

?

  露,即露水,是水汽遇冷凝结于草木土石上的水珠。在昼夜温差大一点的地方或时间段,露水是一种常见的自然现象。《诗 召南》有“厌浥行露,岂不夙夜,谓行多露”,是说谁不想天没亮的时候就赶路?路上的露水太多嘛。天寒了,才会“露浓色白”,这在我的故乡极其寻常。《诗 秦风》中有脍炙人口的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”“蒹葭凄凄,白露未曦”“蒹葭采采,白露未已”,按周振甫先生的解释,这里的白露并非节气名,而是真的白色露水。韩愈《秋怀诗十一首 其二》中,“白露下百草,萧兰共雕悴。青青四墙下,已复生满地”云云,说的也是这种情形。韩诗当然只是借用一下露水这种自然现象,通过“寒蝉暂寂寞,蟋蟀鸣自恣”来阐明“适时各得所,松柏不必贵”的道理。虽是正宗的“你方唱罢我登场”,不过,非但没有“乱哄哄”,反而十分遵从自然规律。

  白露作为节气关联的自然与人文,《逸周书》里有个简介:“立秋之日,凉风至。又五日,白露降。又五日,寒蝉鸣。凉风不至,国无严政。白露不降,民多邪病。寒蝉不鸣,人皆力争……白露之日,鸿雁来。又五日,玄鸟归。又五日,群鸟养羞。鸿雁不来,远人背畔。玄鸟不归,室家离散。群鸟不养羞,下臣骄慢。”前人关于天人感应的那一套,还有传说中的玄鸟之类,姑妄听之可也,但天凉了进而冷了,“鸿雁来”及“群鸟养羞”却不会差。对身居南国的人们来说,目睹“鸿雁来”是种奢望。当此白露之际,不免记起儿时在华北平原的生活:每当听到雁鸣之声,往往便仰望天空,盯着南飞的大雁,虽然雁阵只有“人”字和“一”字两种,还是百看不厌。这样的情景现在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,因为一方面自然生态恶劣了,另一方面人的出手也相当之狠了,大雁其能幸免乎?比方同样是飞来温暖地方过冬的禾花雀,所经地域从前些年起便遭到了层层捕杀,至于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已在2013年将禾花雀从“易危”级别提升至“濒危”级别,跟大熊猫一个待遇了。一份来自“让候鸟飞”公益基金的调研报告显示,广东地区持续多年的捕杀,是导致该物种濒临灭绝的重要原因。而广东人之所以如此,在于他们认为禾花雀“很补”,所谓“宁食飞禽一两,莫食地下一斤”……?

  至于“群鸟养羞”,是我们不难想象的情形。羞,同“馐”,美食,李白《行路难》有“金樽清酒斗十千,玉盘珍羞值万钱”。那么,“群鸟养羞”是说冬天要到了,鸟儿们都知道把好的食物积蓄起来,准备过冬。关于“鸿雁来”,法国导演雅克 克鲁奥德拍摄过一部感人至深的纪录片《鸟与梦飞翔》,我们可以借助镜头重拾往日的记忆,进而对大鸟们飞过湖泊、田野、沼泽、大海,飞越峡谷、雪山、城市、农村,还能产生相应的理性认识,加上角度绝美的画面,带有禅意的配乐,电影在震撼我们心灵的同时也在提醒我们:要保持对于大自然的关注和热爱。关于“群鸟养羞”,在英国广播公司(BBC)拍摄的纪录片《地球脉动》中,可以一窥相当之多的细节。从南极到北极,从赤道到寒带,从非洲草原到热带雨林,再从荒凉峰顶到深邃大海,电影中拍摄到的难以计数的生物,无不以极其绝美的身姿呈现在世人面前。这又是一部难以逾越的经典之作。

?

  像二十四节气中的众多“兄弟”一样,白露也与农业生产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,这自然是由节气的“出身”所决定。如宋张知甫《可书》云:“浙人以白露节前后早晚得雨,见秋成之厚薄。如雨在白露前一日,得稻一分,前十日,得十分。白露后得之,则无及矣。”类似的表述,还有“白露白迷迷,秋分稻秀齐”等,意谓白露前后如果有雾,则稻穗易实。在一些地方,白露节气还产生了相应的民俗。如明初松江人顾禄《清嘉录 秋兴》载:“白露前后,驯养蟋蟀以为赌斗之乐,谓之秋兴,俗名斗赚绩。提笼相望,结队成群。呼其虫为将军,以头大足长为贵,青、黄、红、黑、白,正色为优。”按照家景星《斗蟋蟀记》的说法,“白露后开斗,重阳后止斗”。

  “悲秋将岁晚,繁露已成霜。遍渚芦先白,沾篱菊自黄。”唐代颜粲的《白露为霜》,则是借节咏怀了。唐诗中的此类作品,大约首推杜甫的《月夜忆舍弟》:“戍鼓断人行,边秋一雁声。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。有弟皆分散,无家问死生。寄书长不达,况乃未休兵。”节气只是一年当中的一天,人们根据自然规律赋予了标志性意义,因而任何节气都不免染上浓浓的人文色彩。

(责任编辑:瑾萱)

0

反亚博娱乐官网注册送礼金--任意三数字加yabo.com直达官网网群

合作媒体

关于我们编辑信箱
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-1 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